• 跨境好运新开八城,抢滩布局数字化浪潮

    时间:2022-04-02 06:48:21       来源:腾讯网

    “一整年赚的钱,一半都给了物流服务商。”这是去年在跨境电商卖家圈里一句流传甚广的话,也是去年跨境行业的真实写照。

    事实上,疫情以来如火如荼的跨境电商自去年后半年开始并不好过,而与之相对的是,海运的价格却达到了历史新高。尽管2022年有所回落,但对比疫情之前,依旧处于高位。

    靠着倒卖集装箱躺赚一套房的造富神话,充斥了整个行业。

    海运价格飞涨,促使跨境物流迎来了行业红利期。上游吃肉,下游喝汤,海运暴涨的直接受益者就是跨境物流服务商。一家成立10年的货代企业也证实过这一观点:“公司业绩最好的员工月收入在10多万左右。”而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去年新进货代行业的公司数量超过9500家,此前3年成立的数量才有1.5万家。

    货代能够躺赚的根源,仍在于行业的不透明性。从船公司到卖家的链路,甚至可能经过3至4层的货代经销,而每隔一层,就意味着有一层不透明的信息与加码的空间。依靠左右手资源置换,不少中介利用信息差和不透明的价格,在其中赚得盆满钵满。

    而这样的故事,在跨境物流行业里早就存在,“不正常才是一种常态。”只不过疫情,放大了这种混乱,也让行业开始意识到,转型已然迫在眉睫。

    关于跨境物流行业的变革,一个最被认同的未来发展就是——数字化。这一猜想也得到了资本的追捧,去年以来,涌入数字化的热钱不断。

    其中,跨境好运已完成数亿元A轮融资。并在今年3月新开成都、长沙、厦门、郑州等8座城市,将服务范围从沿海延伸至内陆新一线/二线重点城市,成为全国性互联网跨境物流平台。

    作为互联网始终没有渗透的一角,跨境物流行业的数字化,在今天被提上了议程。

    迫在眉睫的数字化

    作为跨国贸易的派生产物,货代无疑是一个重要角色。早期货代解决的问题是船公司和货主之间信息差,即帮双方匹配资源,之后则延伸至报关、结汇、签发提单、结算运杂费等业务环节。

    在承担了全球贸易约90%的海运链条上,货代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毕竟货主的包裹在漂洋过海的旅途中,说不准就会遇到搁浅、进水、机器失灵、异常天气、海盗等情况。而这些损失的直接承担者,就是货代。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靠天吃饭、充满了风险性的行业,不仅市场极度分散,且始终处于一种不透明状态。根据2019年的货量计算,全球市场上的前6名市场份额仅8.8%,其中,排在第一名的德国德迅,已成立131年,但市占率仅有2.9%。

    市占率低、且互联网始终未能渗透其中的根源,一方面在于海运链条的复杂与冗长。卖家的货从工厂到船,需要经历揽、仓、关、干、关、转、配七大环节。因此,不同环节所牵涉的服务也不同,其中的标准、规章制度也难以统一。

    “这个市场无论怎么发展,都已经超过了一个现代化公司的边界,很难形成一个只有1-2家独角兽的垄断市场。它极度分散、涉及各个国家,同时又是一个强协作的网络。”跨境好运COO星空表示。

    另一方面则是货代行业本质上仍是一张资源网络。要想在货代行业赚到更多钱,比拼的往往是资源与人脉。多位货代从业者向36氪坦言,维护客户、看重人情是货代工作的核心,“有时候陪客户多喝几杯酒,或许就能把箱子的价格喝下来。”

    同时,由于不透明与长链条,海运的过程中也时常出现黑箱操作。毕竟货物无法感知被送上的船是否匹配付出的价格,也因此,运输过程对于卖家来说始终是一个未知数,这导致了去年诸如“真假美森”等乱象频发。此外,在后续的延迟赔偿等环节,由于卖家对于货代的议价权并不高,也导致了行业服务的不标准与不规范。

    不透明的价格与链条、不标准的履约与服务,在海运价格成倍上涨的放大下,不仅让行业内的玩家意识到了数字化的重要性。也预示着,传统的货代服务方式,已不再适合未来的市场了。

    互联网渗透的传统行业

    那么,什么样的数字化才更能迎合未来的市场发展?

    近年来,随着数字化的议题不断热烈,一种以提升行业数字化水平的物流资源整合服务平台在跨境行业开始兴起。跨境好运就是其中典型代表,这类平台型货代的出现,也加速助推跨境物流行业来到了新的拐点。

    简单来说,跨境好运在做的事,可以类比为一个B端的携程。通过入驻平台的物流服务商资源,卖家可以在平台获取全球跨境电商市场的成熟运输方案,包括询价、下单等全部交易环节,也都可以在线上完成。

    事实上,数字化在现阶段的物流行业,能够起到的核心作用就是解决了透明化与标准化的问题。

    以跨境好运的服务来看,透明化首先就体现在了价格的透明化上,即用数字化解决信息差的问题。那么平台如何实现价格透明化?这就与平台的定位有关。平台作为服务商与卖家的联结者,既能了解卖家的诉求,也能获取供应商的需求,也因此处于第三方的公允地位,这也使平台具备了结合双方考量的能力。处于这样的位置下,平台的定价对于行业来说也更具备公正性。

    另一方面是平台对入驻的服务商,也提出了要求。“入驻我们平台的服务商需要标准化的入驻流程,经过多重筛选与资质考评,其中,80%是行业内的物流专线企业。通常,扰乱市场价格的大部分是货代中介,所以专线公司提出的价格也更加真实。而对于服务商来说,入驻平台可以依靠更好的服务和履约等,不一定需要用底价撬动客户。”星空表示。

    同样,平台具备的资源聚拢能力,也促使平台具备了公信力属性。不过,最终决定平台话语权的,仍是出货量。根据公开披露数据显示,跨境好运在2021年全年GMV达10.12亿元,月环比增速达到55.6%。下单用户已超6万,并整合超过1000家跨境物流服务商入驻平台并提供在线服务。

    其次是海运链条的透明化,这也避免了以往的黑箱操作。打开平台官网,只要输入订单号,就可以查到货物正处于哪一段运输。根据海运链条,大多平台都会按照下单、提货、测量、海关等各个环节划分节点。并在每个节点设置明确的时效标准,且数据实时回传至平台,如在任一节点停留时间超出时效标准,平台都会主动向货主发出预警。

    再次是服务商的评价机制上。在平台上,通过建立完善的服务商运营管理机制,打造一个类似于大众点评式的评价体系,可以让用户判断服务商的可信度。而用户与服务商的每次合作,都能使数据沉淀在平台,也为卖家甄别履约历史和航线优劣势提供借鉴。

    而在标准化上,平台的作用就主要体现在了履约与事后客服上。在以往的物流行业,履约通常都是一件非标的事,比如货到哪了、测量数据是否存在问题等,都是依靠询问货代来判断。也由此,在信息、标准化层面上难以做到行业统一。

    在事后的服务环节上,例如延迟赔付,有的货代赔一公斤5毛钱,有的8毛钱,行业没有统一标准的同时,客户的认知也存在分歧。多方诉求共同催生了平台制定标准的契机,平台制定的标准,也为后续服务提供了裁决依据。

    这就包括了:在揽收环节由平台免费揽收,测量环节按照平台统一标准测量定价等;在售后保障方面,跨境好运还推出了“假一赔按三倍运费”“延时按天赔付”等标准化规则。

    加速布局的时点已至

    海运是一个周期性事件,这也意味着,处于历史高位的运价,很难持续维持在这一顶峰。

    与此同时,在经历了平台监管、亚马逊封店等多重黑天鹅疫情后,跨境电商在今年也到了需要停下来思考的时刻。很多业内人士甚至预测,今年或许会是跨境电商遇冷的一年。

    所以,对于下游的物流服务商来说,今年并不是被看好的一年。不过,市场的冷静却并不意味着停步,在星空看来,反而在今年,是一个适合平台加速布局的好时点。“在运力紧张的节点,我们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并规范原有市场的混乱,恰恰是更容易教育市场的机会。”

    也因此,跨境好运从3月开始,将增设成都、长沙、厦门、郑州、武汉、合肥、太原、西安8个城市的本地化运营团队,将服务范围拓展至更多内陆城市。

    这一考量在于,以往内陆城市的跨境卖家,在跨境物流上的选择并不多。不同于沿海城市,内陆城市的货代并不多,卖家常需要将货物寄到沿海城市。而这些城市里,中小卖家的比重却占据了大多数。

    伴随着跨境电商产业的高速发展,这些城市也同样形成了结合自身优势的跨境产业集群。其中,2022年前两月,成都跨境电商的交易规模就达到了59.61亿元,同比增长115%,是外贸进出口总额增长幅度的5倍。而中国家电之都的合肥,则建立了集家电研发、生产、销售、物流及相关配套企业集群的完整产业链体系,2021年前三季度出口家电产品达142.7亿元,同比去年增长9.3%。

    在各地政府也对相关产业链强有力的扶持补贴政策下,这些新一线/二线城市的跨境产业,拥有巨大的前景与增长空间。

    不过,在面对这样的新兴市场时,更考验平台的正是服务能力本身。对此,跨境好运的信心来自于:

    一方面是平台的稳定运作模式,在标准化、供应链把控上,得以快速应用于新开城市,拉起一张卖家服务网络与物流服务整合网络。特别是今年开年以来的疫情影响下,深圳大批货代被封控管理,跨境好运的平台上,仍有近600条从深圳发往全球的线路与方案在正常运转。

    另一方面就是新推出的跨境卖家物流管理SaaS“好运管家”。在卖家以往的物流操作过程中,常依靠线下处理、Excel录入表格等形式,而SaaS系统就是将这些低效处理的环节转移至线上,提升卖家在物流操作环节的效率,帮助卖家高效管理服务商与物流订单。

    此外,“好运管家”更大的价值还在于,为跨境卖家物流决策提供数据支撑。事实上,大多数中小卖家对自身的物流业务并不专业,甚至对商品实际物流成本也不清晰。而“好运管家”可以补足这一点,帮助卖家分析物流成本与物流趋势等。

    由此看来,尽管跨境物流行业的互联网渗透情况并不高,但实际上,对于数字化的想象空间仍旧很大。效率的提升、行业的规范化运作,都在呼唤数字化的到来。

    正是这样的市场情绪下,在跨境物流行业对于轻资产还是重资产的探讨,也始终是一个火热的话题。不管未来终局如何,至少现阶段,物流服务商在做的,仍是解决首要问题。“对我们来说,轻跟重只是一种形式,或者一种策略。关键仍是在什么阶段,我们需要解决什么问题。”星空认为。

    关键词: 跨境好运新开八城 抢滩布局数字化浪潮 跨境电商

    四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