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花创投吴世春:虚拟数字人未来或将取代明星|VC洞见

    时间:2022-03-31 19:42:17       来源:腾讯网

    来源:梅花创投

    吴世春属于前浪还是后浪?如果看资历,他显然是创投前浪,但以战斗力来分,他比新生代的后浪们还更生猛、热烈。

    元宇宙的魅力让他乐此不疲。吴世春讲,“下一代移动互联网的核心或是元宇宙。”在他看来,元宇宙的大幕刚刚开启,现在的元宇宙就像99年的互联网,而在未来,元宇宙一定会把线上线下打通,诞生更多更深层次的应用,届时也将更具投资价值。

    而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潜伏。

    他坦言,“对我们来说,第一不能落下这个领域,第二必须积极地、深入地去研究并参与讨论,成为元宇宙的原住民,成为元宇宙的参与者和建设者,才能够不掉队。”

    与此同时,吴世春还带领梅花创投把船锚抛向“专精特新”,寻觅专注于细分市场、创新能力强、市场占有率高、掌握关键核心技术、质量效益优的“佼佼者”。

    对于一直专注于布局移动互联网的梅花而言,投资方向的变化也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过去一年,吴世春不仅完成了人才结构,也带头革新了投资理念、投资方法论、投资逻辑,甚至是拿钱的方向。

    在他看来,风投也是社会公器,必须在国家需要的时刻,经受考验,战胜困难。

    “国家是一双有形的大手,它在鼓励各种资源要素往实业上面(做配置),而不是让资本单纯逐利,去追逐那些烧钱烧出来的虚假繁荣,这只会使得一个国家的科技创新变得没有活力。” 吴世春坦言,“你可以理解为是宏观背景带来的变化,之后教育、地产、医疗、金融、文娱、游戏或许都会被监管所打击。”

    一、未来代替明星的或是虚拟数字人

    《潮头》:去年,无论是李子柒,还是薇娅和雪梨,三个不同形式的顶流KOL的商业价值几乎在一瞬坍塌,对于资本市场而言,她们的“倒下”意味着什么?

    吴世春:我们发现单个大主播,他的可靠性和价值是不牢靠的,并没有一个很坚实的底座去支撑他,一旦出事,他的商业基础就会迅速瓦解,(一家公司)太依赖于某一个所谓的KOL或顶流,顶流随时都有可能犯错,现在这种语境下非常容易被污名化,顶流的商业价值对于资本来说就变得很不可持续。

    《潮头》:资本市场需要对大主播的价值进行重新评估?

    吴世春:对,顶流就像一个台柱子,他可以撑起一个商业价值,但万一这个台柱子本身不牢靠呢,就担心这个问题。

    《潮头》:也就是像李佳琦的“美one”,以及罗永浩的“交个朋友”等等,资本对于他们的期待值会有所降低?

    吴世春:(一家企业)高度依赖单一大客户也好,或高度依赖于某一个人也好的话,我觉得在国内A股市场都会受到非常大的挑战,万一你某一天翻车了,可能这个公司价值可以瞬间跌80%,现在我们就可以看看,某一个顶流一出事,他的价值可以跌掉多少。

    《潮头》:或许有方案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吴世春:接下来有可能会有,比如像虚拟数字人。数字人IP它作为一个形象,犯错只是人犯错,形象不会犯错,这对资本来说就变得可持续。新技术的迭代发展,会为直播电商不断添砖加瓦。

    除此之外,还有更大的一个基础,比如去服务腰部网红,比如一家是有一个一天能够播一个亿的(大主播),另一家一百个一天能播一百万的KOL组成,可能后者这种一百个一天能播一百万的KOL矩阵是更安全、更可靠的,因为这里面一两个出事,损害性是有限的。

    《潮头》:梅花创投之前也像包括特抱抱直播、火星文化、热度新选等公司,大家的经营状态如何?行业是否因为这轮风波受到影响?

    吴世春:目前经营状态整体非常好。从我们的观察来看,直播电商企业在数量上还是大量增长的,更多企业仍在蓬勃发展。

    《潮头》:这个行业是否还存在着新机会?

    吴世春:未来腰部网红可以得到更好的发展,之前他们缺乏选品能力以及供应能力,但现在一批服务商出现了,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强的选品和供应链能力,售后服务能力变强,以及接下来我觉得会到踝部、脚部、素人直播也会有更多的服务商会起来。

    二、直播电商是应运而生,不会就此“熄火”

    《潮头》:有种观点是直播电商频繁出事,甚至出现税务问题,源自这两年的直播电商“过了火”、“太顺了”,你同意吗?

    吴世春:像税务的问题,不管你做什么生意,都应该合规纳税,这不是一个行业出了问题,不能说我是做直播电商,所以我偷税漏税就归结为直播电商的问题,它不是直播电商问题。

    只是,原来可能从税务监管的角度还没有监管到你这块,现在加强了这种监管,中国的名义税率跟实际执行税率一直都存在着差别,慢慢的会逐渐消除这种差别,因为会提高税收的执行力度,这也是规则正在不断规范的表现。

    《潮头》:但不可否认的是,薇娅和雪梨的“罚单”出现了天文数字,这个行业的发展速度和吸金能力超过了很多人的想象?

    吴世春:中国的直播电商从2019年开始爆发,到2021年涨得特别快,资本起了很大的驱动力,在淘宝、抖音、快手以及一众参与者之下,直播电商跑得飞快。它的“顺”是应运而生,随着兴趣电商、内容电商以及KOL变现、IP变现等业态的发展,大家都特别需要直播电商这样一个形态的出现,所以发展才这么快。

    《潮头》:“太顺了”会导致行业出现怎样的问题?

    吴世春:规则上,有一些急需要规范的地方,这里面有个性的问题,也有整个行业遇到的一些问题。比如,直播带货的品效能不能做到合一,或者这里面的价值能不能更公平地去定义。

    《潮头》:什么价值在你看来需要更公平的定义?

    吴世春:对商家来说,有的会认为我做直播带货寻求是一个销量,但你非把我当作一个广告费去收,广告费是不保销量的,所以双方的期待经常会爆发矛盾。还有,一些主播存在签约排他性的问题,这些都是需要不断地磨合和找到市场规则的地方。甚至于,出现了一些东西还涉及到合不合法,合不合规的问题。

    《潮头》:你会建议新入场的,不管是主播还是企业,要在哪些方面做到更加的自律?

    吴世春:我觉得首先合法合规,再一个是在行业能够维持健康可持续性的行业公约基础上,希望大家能够共同努力,创造一个大家有钱赚,能够一起良性发展的生态。

    三、风投的钱去哪了?专精特新!

    《潮头》:2021年终盘点的时候,发现很多风投的投资方向出现了变化,先进制造、精密仪器等实业成为了主流,在两年前类似的统计是文娱、在线教育、社区团购、to B、生活服务等等,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吴世春:你可以理解为是宏观背景带来的这种变化。我觉得要投资者要重视三个达峰,两个陷阱,这是一个宏观背景。三个达峰是碳达峰、人达峰还有债达峰,两个陷井是修昔底德陷井,还有中等收入陷井。

    凡是不利于解决三个达峰问题的行业、产业和一些赛道,之后都会受到影响,受到监管,资金也会随之流出,教育、地产、医疗、金融、文娱、游戏都会被监管所打击。

    《潮头》:专精特新成为了近期资本市场的主流热点?

    吴世春:对,凡是有利于提高实业科技创新的,都会被国家支持,这两年国家出台了多少政策,像科创板和北交所注册都是为那些科技创新开绿灯的,多少科创母基金成立了,投早、投小、投科技变成资本的一种共识。

    国家是一双有形的大手,它在鼓励各种资源要素往实业上面(做配置),而不能够让资本随波逐流,或者单纯逐利,去追逐那些烧钱烧出来的虚假繁荣,或者规模带来的垄断,或者大数据带来的杀熟等等,都会使得一个国家的科技创新变得没有活力。

    《潮头》:这些变化对我们风投的考验在哪里?

    吴世春:我们需要更新我们的人才结构,我们的投资理念,我们的投资方法论、投资逻辑,甚至是拿钱的方向,连募集LP的方向都在发生变化。

    《潮头》:具体而言呢,有没有总结出新的方法论?

    吴世春:逻辑上我们归结为人、事、时合一。首先赛道要符合趋势,事情要符合趋势,要符合民心民意;这个人要心力强大,认知深刻,格局宽广和拥有平常心;时间上要刚好走在行业的前半部,太前的话会成为先烈,太后的话没有先机,要有市场红利、有市场管理、有一些价值的洼地。人、事、时合一无论放在原来的行业,还是放到现在的专精特新,都是不会错的。

    《潮头》:原来那波创业者和现在去做专精特新的人,他们的性格底色有没有不同?

    吴世春:底色是一样的,都是想做一番事情的人。在实现路径会有些区别,比如像去做2B,或者这些专精特新企业的创业者,他可能更需要对技术有很好的理解,对产业的耐心,没有那么多捷径了,没有那么多低垂下来的果实可以摘到了,必须要种好果树,自身过硬。

    《潮头》:原来国内有很多低垂下来的果实,可以随时摘很多吗?

    吴世春:比如原来做游戏那波人,棋牌一类的很容易暴富。

    《潮头》: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总在讨论一些赛道是被资本催熟,因而爆发了诸多问题。这些偏实业的企业身上,是否也会被资本催熟的现象?

    吴世春:资本会帮助加速吧,但不会再有那么强的推动力了,很多该走的步骤必须要走完。之前投模式的时候,很多企业可以通过买流量、买份额实现弯道超车,现在不行了。

    四、下一代移动互联网的核心或是元宇宙

    《潮头》:2018年曾有一轮讨论说是移动互联网红利已经走到了尽头,今天来看,这个判断是否已经成真了?

    吴世春:我觉得应该是正确的。

    《潮头》:下一代移动互联网的核心将是什么?

    吴世春:我觉得下一代核心有可能就是元宇宙。不管是腾讯在做的“全真互联网”,字节跳动和FaceBook也宣布了进军元宇宙寻找商业价值,微软等等则是通过游戏切入元宇宙,未来的关键很可能就是元宇宙。

    《潮头》:刚刚也说到了走得太靠前会成为先烈,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投元宇宙项目了,会不会有点太早了?

    吴世春:我们现在开始去做布局,对我们来说,第一你不能落下这个领域,第二必须积极地、深入地去研究跟上这些领域,参与里面的讨论,要变成元宇宙的原住民,变成在这里面的参与者和建设者,才能够不掉队。

    《潮头》:过去的2021年我们看到了很多的谢幕,有的是行业,有的是商业大佬。比如,因为政策变化导致了在线教育行业的突然崩塌,猿辅导、好未来这些明星公司存活状态江河日下,作为投资人,会把这类投资当作是失败案例吗?要怎样去思考和复盘这类事件?

    吴世春:如果从给LP带来回报来说的话,他就是个失败案例,因为不管政策还是什么,一个盘子里面不能过多依赖于一、两个超级明星项目,因为一般超级明星项目都会有政策的红利,政策红利的消失甚至逆转的话,都会带来整个基金的回报带来大幅波动。

    所以一个基金弹性要足够好。第一,你行业覆盖面要广,有很多个明星项目来撑着,才不会因为一、两个明星项目的影响,冲击过大造成整个基金的影响,这对LP来说也是一个好的支撑。对于一个基金来说,要能够忍受宏观政策波动带来的影响,把这个当作正常的事情。

    《潮头》:在你看来国内的创投环境是健康的,还是处于一种失序的状态?作为投资人,要怎样吸收和理解这种风向信号?

    吴世春:我觉得在这波激荡里面受伤比较重的会成为失意者,打击会有些大了。但我相信中国整个创投行业的前进步伐不会停下来,因为创投已经变成中国产业发展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也被国家积极鼓励和认可的一部分。

    在这个大前提下,你很难预料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站在2019年的视角是完全看不出来会有疫情这样改变人类的事件发生,到现在为止我们仍不知道汤加火山爆发会对未来两年有没有比较大的宏观影响。所以,接受自己不能改变的,改变自己能改变的,我觉得才是人生常态,困难本来就是创业和投资的常态,顺利才是稀缺的意外,把它看成生活的一部分,投资的一部分,工作的一部分,没什么不能接受的。我觉得抱怨或者all in这些词都太过偏激了,人就应该在轻微的喜悦跟轻微的沮丧之间平衡。

    《潮头》:面对当下这种宏大的变化,会给现在正在创业的企业一些什么建议?

    吴世春:我觉得给他们建议就是保持平常心。你跑赢同行,跑赢大盘就行了,作为一个微观的企业也好,微观的个人也好,要么你跟随一个确定性的大趋势,要么是在一个不那么确定的大趋势里面,变成一个最头部、最顶尖的,跑赢同行。那么即便整个行业坍塌了,你还能活着。

    关键词: 梅花创投吴世春虚拟数字人未来或将取代明星|VC洞见

    四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