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团重回亏态能否赢在未来?

    时间:2022-03-31 15:28:14       来源:

    作者:何乐怡

    编辑:李静

    风品:沈禾 车一

    来源:首财——首财研究院

    王兴“卖惨”,再次让美团上了热搜。

    3月27日,在2021财报的电/话会议问答环节,王兴指出:公司配送服务每单亏1元人民币,我们利用佣金收入来抵消这部分亏损,主要用来支付外卖配送员。

    一石千层浪。经济学者马光远发文吐槽:美团亏钱,商家也不赚钱,骑手收入也很低,请问:究竟谁赚钱了?难道都被用户赚走了?

    深视美团,行业端反垄断罚款阴影尚在,外卖配送员的算法困境、福利难题待解;商家端对抽成压力曾不乏哀怨,用户对大数据杀熟心有余悸……

    的确,谁是赢家?美团亏的钱,究竟去哪儿了?

    1

    大亏156亿 四季连亏 一门“苦生意”?

    3月25日晚,美团发布2021年报。

    全年营收1791亿元,同比增长56%;经调整亏损净额156亿元,上年同期经调整净利31亿元。

    2021年四季度,营收495.23亿元,同比增长30.6%,低于市场预期;净亏53.39亿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137.92%,且连续四季亏损。

    年度亏额大增、季度持续亏损、季度营收不及预期,显然不算一份讨喜成绩单。

    最直观亏因是费用增加。2021年美团投入销售及营销开支406.83亿元,较上年直接翻倍。

    分拆业务线,则是另一番画面。

    作为最稳定和最主要收入,餐饮外卖年度入账963亿元,占比过半,增幅45.3%。

    到店、酒旅业务收入为325亿元,增幅53%。

    新业务及其他业务收入,包括美团优选、美团买菜等,全年营收503亿元,增幅84%。

    平心而论,全年增速能拿出手。

    净利方面,单看第四季甚至部分业务是超预期的。

    具体来说,餐饮外卖Q4实现经营利润17.36亿元,市场预期15亿元;到店、酒店及旅游经营利润38.97亿元,市场预期36亿元;新业务经营亏损102.05亿元,市场预期亏损114亿元。

    不难发现,餐饮外卖与到店、酒店和旅游业务,已形成稳健盈利能力。亏损大杀器是新业务。

    目光拉动全年,感受更直观些:外卖经营利润61.75亿元,到店、酒店和旅游业务为140.93亿元。前者营收体量是后者近三倍,后者净利体量是前者两倍有余。新业务经营亏损达384亿元,2020年同期亏损为109亿元。

    盈利强弱、高下立判。

    不过,后疫情时代,对线下到店消费及酒店旅行业冲击较大、叠加宏观经济疲软,需求端承压,加之抖yin等新兴竞对入局,美团这头“现金奶牛”压力也肉眼可见,持续性、成长性、稳健力仍需观察。

    可以确定的是,美团亏损来源不仅是王兴所强调的配送服务。

    “送一单亏1元”的说法,来自餐饮配送服务费收入542.04亿元,骑手成本却“高达”681.83亿元,如此算便是一单亏1元。

    但不可忽视的是,疫情反复也让外卖业务进入高速增长期。2021年,美团外卖的用户和交易频次均创新高,单日订单峰值在2021年8月突破5000万、12月再创新高,Q4日均订单量达到4250万。

    公司餐饮外卖业务的经营利润率为6.4%,较上年提升2.1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餐饮外卖业务中的在线营销服务收入提升,以及骑手季节性补贴减少。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财报中,美团首次将餐饮外卖收入拆分为餐饮外卖配送服务收入和佣金收入。

    餐饮外卖收入包括餐饮外卖配送服务、佣金、在线营销服务及其他。其中餐饮外卖配送服务收入 542 亿元,占比 56%;佣金收入285亿元,占比29.6%。

    由此拆解,美团本地生活大生意之外,是否也在经营一门“苦生意”值得考量。

    从佣金收入看,电商商铺佣金体量远高于餐饮等服务类电商。如阿里佣金和广告收入加起来超过 3000 亿元。

    按照美团外卖 2021 年 7021 亿元的总交易额,以及 285 亿元的佣金收入计算,美团外卖的整体佣金率仅 4%。

    从成本看,仓储、配送、客户服务等方面的京东履约成本达到 591 亿元。但即使如此,京东的履约成本依然低于美团的外卖配送成本。

    行业分析师李晨表示,美团作为生活服务类电商,投入大、利润薄问题一直存在。从财报数据看,美团餐饮外卖成本高企,广告、佣金和其他收益则相对均衡。

    外部环境看,外卖餐饮业务也不尽然稳了。

    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认为,全行业降佣呼声下,美团正在结构性降低佣金,这对美团整个餐饮外卖业务营收将产生较大压力。

    同时竞品咄咄逼人,阿里巴巴的本地生活服务2021年四季度收入增长27%,高于美团的21.1%。

    不过,危中亦有机。盘和林认为,美团亏损原因包括成本升高及主动调低商户抽成。短期看,佣金费率下调的确使美团利润率下降,并导致亏损。但长期来看,美团进一步强化了线下市场的规模优势,通过规模经济、效率提升可弥补低佣金、高成本压力。

    2

    进退两难?有效用户之思

    相比之下,新业务更不省心些。

    吞金兽表现,是让美团重返亏态的重要原因。

    具体看,美团新业务包括美团优选、美团闪购、美团买菜、B2B餐饮供应链和共享单车业务。

    有多亏钱呢?

    财报显示,美团2021年新业务经营亏损达384亿元,2020年同期经营亏损109亿元。

    超270亿的翻倍式增长,怎不令人惊愕。

    对此美团解释,亏损主要来自对仓储、物流等基础设施的投入。

    其中,被寄厚望的社区团购不可不表。

    王兴曾在2021年3月的业绩dianhua会议上表示,2020年第四季,美团新业务经营亏损接近60亿,其中美团优选占了一半。

    当然,互联网流量见顶,低线城市为主的社区团购可触及更大范围用户,上述亏损具有一定战略性。

    王兴亦曾表示,社区电商业务可能将给美团带来3到4亿新用户。

    从最近财报看,2021年美团的交易用户量比上年同期增加1.8亿。

    只是,高昂代价能承受多久?

    社区团购深似海,不止美团,其它互联网巨头同样受“拖累”不小。以滴滴为例,2021年第三季对橙心优选的净投资亏损达到208亿元。

    显然,如果长期如此,烈火烹油是不可持续的。实际上,也早有洗牌寒意,中小玩家如食享会、同程生活已离场;背靠阿里的十荟团大规模关城;京东旗下的京喜拼拼大力裁员、“战略收缩”,橙心优选更是被曝全线关停。

    玩味的是,美团似乎信心仍强,在财报后的电hua会议中,美团高管称“美团优选展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和潜力,会为零售行业添加更多活力。”

    然如此便能稳操胜券么?

    可喜的是,通过降低补贴力度等,美团新业务四季度经营亏损率环比收窄10个百分点至69.5%,调整后经营亏损102.1亿元,低于外界预测的亏损112.7亿元,其中社区团购业务单季亏损约66亿元(低于此前预计亏损70亿元)。但这个亏额依然不低。

    另一厢,拉新速度也明显放缓:截至Q4美团的年活买家数为 6.9亿,相比上个季度末增加2300万,落后于二季度和三季度的6000万和3900万。

    营收增速亦在下半年明显放缓。2021年前两季度,美团“新业务及其他”营收增速均远超100%。Q3和Q4则分别只有66.7%、58.7%。

    甚至还有管理层调整与裁员震荡。2022年2月,据网经社消息,内部员工爆料称美团优选在代理侧、直代侧都有不少裁员。

    更早些,晚点LatePost称,2022年1月29日,美团优选内部做过一次重大人事调整,分管美团优选事业部的美团高级副总裁陈亮,被宣布脱离业务一线,转任公司顾问。

    值得注意的是,陈亮一直被外界誉为美团二号人物。

    由此看,美团新业务是否也有些骑虎难下、进退两难?亏损收窄背后,也有诸多阵痛。不禁疑问,该业务增长到底靠什么?大力烧钱后“烧”出多少核心竞争力?

    值得提一笔的是,美团三大业务都在“减速”,且Q4增速创2021年新低。如营收贡献主力军——外卖业务增速滑至21%左右;利润贡献主力军——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增速下滑至22%左右,相比之下新业务的超50%增速已属亮眼。

    然环顾其他新业务,也轻松不了多少。

    快驴起始于2015年秋,定位为外卖商家供货的 B2B 业务,寄托了王兴想在垂直行业做更深层次连接的愿望。2021年第一季度,快驴便提出“百城攻坚战”的扩张计划。

    但受制于产业的重模式特性,晚点LatePost报道2021年8月快驴开启战略收缩,预计暂停部分城市,仅保留一二线城市;

    美团买菜的生鲜电商赛道,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的亏态也历历在目;共享单车项目,更是盈利压力不小。

    行业分析师于盛梅表示,新业务如火如荼,的确一定程度上搅动了美团巨大流量池的增长活水。疑问在于,只能带来亏损,不能带来利润的用户是否能算有效用户吗?由此带来的规模增长质量几何?可持续性多少?如果精细化、规模效应起不来,需要警惕规模陷阱。

    言语发人深思。

    庆幸的是,美团也有所警觉。3月25日的业绩dianhua会议上王兴表示,在外卖和到店两大业务受到疫情和宏观环境影响的情况下,公司新业务投入将更谨慎。

    “一方面我们将从长远角度评估新的市场机会,基于我们零售+技术的新策略,以及长期业务价值进行投资;另一方面,我们将更为仔细地平衡现金储备和核心业务现金流等资源,更灵活地调整新业务投资步伐。”

    王兴预计,基于上述动作,2022年新业务的运营亏损同比将收窄。

    3

    监管加码 责任担当与避无可避

    能否如愿,等待时间作答。不过,改变就是好事。

    不变也不行。相比亏态,政策风险或更牵动内外目光。

    以餐饮外卖业务为例,其面临三大风险:一是反垄断压力;二是外卖业务佣金下调压力;三是外卖配送员的福利问题。

    拉长时间线,政策推进、监管加码早有迹可循。

    2021年7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对保障外卖送餐员正当权益提出全方位要求。

    2021年10月8日,美团因为涉及“二选一”垄断行为被罚款34亿。

    2022年2月8日,《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发布,特别指出了外卖市场的失衡现象。当日,美团股价就因“进一步下调餐饮业商户服务费标准”的消息大跌14.86%。

    勿怪市场不淡定。有媒体指出,美团为降低营业成本,对外卖配送员一律采取第三方雇佣模式。但由于很多承包方,一般都按最低缴费标准给职工缴纳社保,甚至个别存在不缴纳情况。

    如上所文,美团外卖业务体量虽大但只是“微利”,若承担几百万骑手社保则必然失血严重,更可能直接影响美团“高频低毛利业务引流、低频高毛利业务变现”的底层价值逻辑。

    再看降费。用美团话说:“外卖是一个连接用户、商家、骑手三方的业务,也是一个微利业务,主要靠佣金支撑运转,成本大头是骑手工资。”

    那么,上述政策或会影响美团盈利命脉:佣金费率的自主定价权?

    Analysys分析师表示,根据政府指导方针,按需配送平台收取的佣金费预计将减少约5%,导致食品配送业务收入下降25%至27%。这意味着美团网今年整体收入将下降约13.7%至14.8%。

    数据是否准确,留给时间作答。不过从营收结构看,“佣金”一直是美团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

    面对不确定性,市场不乏观望情绪。2021年至今,美团股价股价从460港元跌至154.9港元,市值从2.8万亿港元跌至9575亿港元。

    行业分析师郝瑞指出,美团过往正是通过“无边界扩张”、规模高增才得以不断抬高估值空间。但在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大趋势下,新老业务皆被扎上监管篱笆,上述优势丢失了规模遐想、价值底层逻辑,泡沫刺破或价值回归就在情理中。

    不管怎样,美团必须要做出改变。在追求盈利的同时,兼顾商家、骑手、消费者利益。

    欣喜的是,美团亦有反应。从2021年5月开始推动外卖费率透明化调整,优化平台收费模式。第四季度财报中,美团也着重提到了相关进展。

    2022年3月1日,美团外卖宣布:今年3月到12月,对疫情中高风险地区经营困难的中小商户,实行技术服务费(佣金)减半优惠,且减半后每单1元封顶。同时,为困难中小商户免费提供10万个“外卖管家服务”名额。

    美团外卖表示,借助六项帮扶举措,希望可从降本和增收两方面提供帮助,与受疫情冲击、经营陷入困境的中小商户共渡难关。

    虽说发改委再次发话,佣金下调也是避无可避,但美团这一次的责任担当、高效实操,还是值得点赞。

    4

    改变时刻 “豪赌”明天VS赢在未来?

    没错,精变准变、拥抱不确定性,才是穿越周期、打破困局的关键。

    客观而言,美团也在努力重塑价值基础。

    2021年,美团举行了136场骑手恳谈会,结合骑手的意见和建议不断优化算法规则。

    2022开年的上述六大商家帮扶,也为自身及行业共赢开了一个好头。

    研发投入更创下新高。2021全年研发投入约167亿,同比增长53.1%。背后是王兴一直强调的,公司从“Food+Platform”到“零售+科技”战略布局。

    可见,精细化、专业化,仍是其提升用户体验的利器、强化口碑的初心没变。

    截至2021年12月31日,美团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325亿,较2020年年底增长近一倍,主要是来自融资活动流入。

    充裕现金流,给了美团更多长期布局底气,以赢在未来。

    正如王兴财报会议上所言,美团对新业务有长远打算,追寻长期的商业价值,会继续改善新业务的单位经济性和营运效率,新业务的亏损未来会减少。美团的投入理念,一方面是中长期产业建设,另一方面是高效连接当前的存量市场,重新构建和优化对应的市场秩序,从而实现向效率要利润的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美团已向电商伸出触手。

    美团闪购单量惊人。据36氪数据,美团闪购 2021 年三季度日单量已稳定在平均400万单。CFO 陈少晖称,2021年美团闪购的GTV占外卖业务的12%,达到842亿,未来日订单规模有望破千万。

    行业分析师林永表示,美团拥有日均100多万活跃骑手,配送时效及成本优势不可小视。其即时零售一步步打破传统电商配送格局,对京东、阿里的当日达、次日达带来挑战。本地生活领域领先实力,是美团发力商品零售的底气。

    美团亦在2021年报称,我们坚信,零售行业的终局是“万物到家”,我们将继续利用我们的优势及能力以推动行业转型。

    显然,美团仍有诸多底牌、不缺新增极遐想。

    但能够把好故事真正讲好,仍是一道严肃考题。

    入局补贴,基础设施搭建,网格系统完善……前期入局“学费”不是小数。“豪赌”未来、“豪赌”明天的背后,美团“底子”还够吗?

    要知道,年报披露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2020年的流入85亿元转为2021年的流出40亿元。

    风险在左、机遇在右。

    往期看,美团、王兴一路走来,最亮眼的是进击状态;最不能忍的是平庸苟活、久居人下。

    毋庸置疑,重返亏态的美团必须改变、也正在巨变。鹰击长空,鱼翔浅底。雄心之志,不会让人失望。

    只是浪花有多大、方向是否精准,如何解锁当下难题、能否赢在未来,有待时间做答。

    相信,这也是12岁的美团、43岁的王兴想要知道的答案。

    本文为首财原创

    关键词: 佣金收入 同比增长

    四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