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永浩不下牌桌

    时间:2022-03-30 11:46:44       来源:

    旧部大都零散,如何再团结出一批人马?这个问题跟融资一道,摆在即将再创业的罗永浩面前。

    撰文|蓝洞商业 赵卫卫

    “我公开澄清过很多次了,我要做的是 AR,不是 VR,扎克伯格所定义的那个 VR ‘元宇宙’,我是不相信的...嗯,我猜他自己也不相信,他就是那么一说(由于某些原因),你们谁信谁xx。”

    罗永浩第N次创业的方向已然官宣,亟待解决的问题就是融资和团队了。

    这不是罗永浩第一次官宣重返科技圈,2021年元宇宙概念火热时,老罗曾在11月5日凌晨发出微博,“我们的下一个创业项目,竟然也是一家所谓的元宇宙公司。”而不久前的这一次的发声,不过是再次明确方向:AR。

    如果没有忘记在锤子科技时吃过的亏,罗永浩现在亟待解决的难题,就是组建新的AR团队。如今,锤子科技的旧部大多零散,唯一能跟罗永浩的AR事业紧密相关的,只有锤子科技昔日的VR负责人罗子雄。

    罗子雄后来创立的所思科技,也是锤子科技孵化的。沿着VR这条路,所思科技做出了SKYBOX VR播放器,又花了三年时间研发了一款游戏《Party Animals》,仅凭着试玩版,去年就冲进了Steam热门榜Top4,正式版也将在今年上线。

    罗永浩与罗子雄都是想“站着把钱给赚了”的一类人,而且罗永浩此前对罗子雄赞赏有加,大罗和小罗会不会在AR路上相逢?已经耕耘沉浸式娱乐产品多年的小罗,会不会给即将回归科技圈的老罗送上助攻?

    如果要给两人的下一站找一个交点,大概率是2025年。

    根据行业普遍公认的说法,随着硬件设备的提升和内容的丰富,AR和VR与所谓的元宇宙热,或许会在2025年发生。

    罗永浩与马克·吐温

    如果企业倒闭了怎么办?欠下的债怎么还?这个问题曾困扰过“锤子科技的罗永浩”。

    当时的锤子科技,正在经历低谷,一度濒临倒闭,罗永浩四处借钱,甚至写好了“遗嘱”。直到后来坚果PRO手机卖出了100多万台,罗永浩才暂时走出危机的阴影。

    当时,罗永浩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相比公司被贱卖,被廉价收购,他更担心的是,如何给一起在小破屋共同创业的员工们一个交代,随后考虑的问题是,“企业倒闭了,自己也要把投资人的钱还完。”

    给罗永浩以启发或鼓励的,是他读过的一些东山再起的故事,比如马克·吐温。

    这个同样以幽默擅长的“文青”,热衷投资股票,办过一家韦伯斯特出版公司,但出版公司在1894年经济危机中倒闭。当时马克·吐温已经58岁,为了还清96个债权人的9.4万美元债务,他踏上了通过全球旅行演讲赚钱的旅途。

    从美国、加拿大,到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马克·吐温带着妻子一边演讲一边写书赚钱,花了三年时间在全球旅行演讲,又耗费两年蛰居在英国写书,后来出版了《赤道环游记》,每次只要收入一到手,就把钱寄给美国的经纪人罗杰斯,然后存入银行。

    马克·吐温“真还传”的结果是,三年后,罗杰斯发来电报:所有债权人的欠款已经不折不扣地如数偿还,尚余一万八千五百元,怎样处理,盼告知。马克·吐温依旧不改他热衷投资的秉性,他回:投入联邦钢铁公司。

    “真还传”的残酷一面是,马克·吐温在全球赚钱还钱的途中,他留在美国的长女因脑膜炎去世,当时只有二十四岁,他的妻子也因为旅途劳累而病重并在几年后去世。所以直到马克·吐温晚年,他才在自传中和盘托出这让他厌恶的一切,“希望从此我能够不再提这些令人心痛的往事”。

    马克·吐温的商业演讲,相当于罗永浩的直播带货和脱口秀,二者本质上都是商人。相比当年的马克·吐温,如今罗永浩要年轻得多,他的“真还传”也幸运得多。

    而罗永浩与马克·吐温二人的一致性在于,“文人的名誉就是他自己的生命”。罗永浩当初可以选择将锤子科技破产清算,马克·吐温也同样可以选择债权人将资产瓜分,有多少分多少,但他们都选择了更艰难的还债之路。

    所以,就跟马克·吐温还完债务的消息引得当时美国报纸纷纷赞誉一样,如今罗永浩即将还完债务再次创业进军AR行业,也引来不少关注,其中不乏唱衰者,他们所持的概念,还是认为罗永浩擅长内容而非科技行业。

    而在锤子科技倒下之前,罗永浩并非没想过倒下之后怎么办。

    2017年,罗永浩跟罗振宇那段长达八小时的长谈中提到:如果企业倒闭了,我就去做平台;做平台如果倒闭了,我就去做智能硬件。我要用两三年的时间在智能硬件领域挣钱、融资,以证明我在硬件盈利这件事上没问题。

    当时,锤子科技刚刚起死回生,先是没谈成跟阿里云的融资谈判,转头找到京东,跟京东开启了为期三年的战略合作,几个月之后,又拿到了包括成都政府产业基金在内的10亿元的融资,短暂熬过了资金链危机。

    风雨飘摇中的罗永浩当时不是没想过失败,但想得多了就不害怕了。他自信的来源是,即便公司倒闭,以团队的能力做智能硬件也没有问题,之后再重新回到手机行业。

    之所以毫不动摇地做手机,就是因为他相信这个时代要做软硬件结合的产品,当时最合适的就是手机和触控设备。“那你只有软硬件结合,做当时最主流、最大的平台,你的人才储备、知识储备、专利储备和资金储备才能在下一次平台革命爆发的时候,帮助你成为牌桌上的选手。”

    “我的梦想是做最大的计算平台,并且能参与或领导一次平台革命,这是我的终极梦想。”当时罗永浩认为下一代的计算平台,就是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眼镜,其会在10年左右成为下一代的计算平台。

    “我这么辛苦这么累,就是因为做的这个产品要参与下一代的梦想。比如眼镜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时候,能参赛的选手是谁呢?做电脑的、做手机的、做平板的、而且软硬件都能搞定的企业才能是第一拨选手。如果企业只能搞软件或硬件,那连第一拨选手都做不了,只能是助攻选手。所以我必须把这个领域做成。”

    手机行业是回不去了,罗永浩还完债务回到科技圈做AR,本质上也还是回到了老路,他瞄准的赛道还是软硬件结合的平台产品,还是在追寻锤子科技时未完成的“执念”:追求下一代的计算平台。

    只不过,他在2017年的那番思考里,有一句话同样适用于今天的自己:“但在被迫转型智能硬件的过程中,如果核心团队流失了,是否能再补上,就需要运气,这是我很大的一个顾虑。”

    旧部大都零散,如何再团结出一批人马?这个问题跟融资一道,摆在即将再创业的罗永浩面前。

    “老罗和小罗”

    昔日的锤子科技团队,最大的归宿是字节跳动和OPPO。

    当年锤子科技的CTO吴德周,曾为锤子科技建立完整的供应链保障体系,而他如今是一家专注物理抗菌科技公司的CEO,那是一家罗永浩曾高调加盟担任全球合伙人的公司,但很快离开了。

    最初,吴德周曾带着锤子科技500人的团队加入字节跳动新石实验室,成立字节跳动硬件中台,后期专注教育领域的智能硬件的开发,但随着历次裁员和双减政策落实,锤子科技团队逐渐被边缘化,吴德周也于2021年离开了字节跳动。

    相比去字节跳动,选择去OPPO算得上还在手机产品的圈子。

    昔日锤子科技总裁彭锦洲,也一度被传离开其创立的小野电子烟,加入OPPO。原锤子科技UI设计总监肖鹏加入了OPPO旗下子公司Realme担任设计总监,而昔日锤子科技团队的产品经理,朱海舟也同样在OPPO系,他的微博认证是“一加手机软件产品经理”。

    而前锤子科技产品副总裁朱萧木,算得上是追随罗永浩最久的人了。离开锤子科技后创立了FLOW电子烟,但当罗永浩开启直播带货后,他在2020年加入其中。从第一次带货时的紧张腼腆,到如今成为稳定发挥的酒水食品直播间主播,朱萧木还会再次追随罗永浩的AR事业吗?

    看未来,唯一可以跟罗永浩的AR事业直接相关的,就只有锤子科技15号创始员工罗子雄了,他所创立的所思科技,即将在游戏领域跑通自己的商业模式。

    在锤子科技内部,罗子雄曾被称为“小罗”。最初他是锤子科技的UI设计师,负责过锤子网站、Smartisan OS的UI设计等等,后来带团队在内部研发VR设备,是锤子VR的负责人。

    2016年,人事动荡、资金紧缺的锤子科技遭遇内外忧患,手机业务还未盈利,显然无法再有能力支持VR设备的开发,所以当年8月,罗子雄带着团队离开锤子科技,成立了所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开启全面的VR研发。

    “我们曾在公司内部商量了一下,决定支持我们的VR团队负责人罗子雄出去创业,我刚和他商量完,他已经谈成了投资,成立了一家叫所思科技的VR公司。”后来,罗永浩还夸赞罗子雄是做事好、动作又迅速的年轻人。

    至今,罗永浩依然是所思科技的董事之一,当时的锤子科技是所思科技公司的最大股东之一。

    此后,罗子雄带着所思科技深耕VR和AR领域,在2018年发布了SKYBOX VR player ,并在北美、日本、韩国等全球多个地区做到了行业第一,市场装机量占到了整个VR市场的60%到70%。

    罗子雄认为,“未来VR行业的前景应该不只是VR,它应该是整个HMD(头戴式显示器)行业。” 因此,所思科技不断尝试HMD通用软件的开发,试图创造下一代沉浸体验的娱乐产品。

    2021年,所思科技上线了一款试玩游戏《Party Animals》(动物派对),这是一款基于物理的多人派对游戏,玩家可以扮演各种动物角色,进入不同的游戏场景进行决斗。在Steam上,其试玩版一度有13.8万人同时在线,一度冲进了Steam热门榜TOP5。

    “每次都是技术性的革新,带来的都是更加沉浸化的可能,”罗子雄曾在分享中说,“沉浸化娱乐解决的问题是人类的孤独和无聊”。

    《Party Animals》本质是一款动物大乱斗的游戏,根源来自于罗子雄小时候跟狗一起长大的经历,但宠物没有办法陪伴人一生,所以他就希望用技术手段去解决这部分痛苦。

    未成先火,就像有人期盼罗永浩在2022年进军AR一样,更多人已经在《Party Animals》官方微博下呼唤游戏的到来,其预计在2022年发售正式版本,仍旧在改进中。

    更值得期待的是,耕耘沉浸式娱乐产品多年的小罗,会不会给重返行业的老罗送上助攻?

    奇点在2025

    “真还传”即将结束,罗永浩再次明确,其即将进入的是AR行业,而非扎克伯格定义的VR元宇宙。

    他认同的说法来自推特博主 Shaan Puri,其认为,大部分人认为元宇宙是一个虚拟世界,但是真正的元宇宙其实并不是某个空间,而是某个奇点时刻,比如人工智能比人类聪明的那一刻、人们的数字生活价值大于物理生活的那一刻。

    关于AR,罗永浩之前还转发过一篇文章,名为《从游戏机、计算机、智能手机的过去五十年看VR和AR的未来五十年》,作者是猫眼电影创始人、真格基金投资合伙人徐梧,从这篇文章中不难看出罗永浩所赞同的一些趋势和判断。

    其核心观点包括,“做硬件设备这件事的凶险程度会远超想象”,而且“在一个真正意义上非常流行的设备问世前,会经历很多次试错和多场泡沫。在错误时间入场,哪怕你是宇宙第一大厂,一样没戏。”所以徐梧认为,当下VR和AR头显设备这场仗称为“全球总决赛”。

    徐梧还对未来五年做出了预测,“依赖于硬科技的进展,VR和AR的发展会是一件数以十年计的,但最终会走向大几十亿用户的主流市场。”而且真正值得的关注点在于,“全球VR用户数在2025年是几千万还是突破1个亿”。

    与2025年类似的判断,之前罗子雄也有过。

    2016年在锤子负责VR时,罗子雄就认为,包括VR、AR在内的HMD设备的未来前景,变化可能要到2025年左右。“在此之前的话,我相信它会逐渐替代掉平板,再替代掉PC。随着发展,HMD行业会变为通用型平台,将不只是提供像Playstation和XBOX的娱乐功能,它的想象力和可能性将会大得多。”

    在当时的罗子雄看来,VR和AR行业里可以挣到钱的公司,一类是为行业用户提供解决方案的to B公司,而另外一类就是提供消费内容的公司。比如游戏公司等等。

    “从总体来讲,先杀进来的肯定是跟游戏相关的公司。”徐梧在预测中提到,随着设备计算性能和显示效果的提升,生态上的各种游戏大厂肯定会进来,比如索尼、微软、任天堂等。

    随着美国VR设备Meta Quest 2出货量已超过1000万,业内普遍认为,1000万台标志着行业临界点的到来,这标志着VR设备被普遍接受,而等到2000万台出货量的到来,或许会迎来更快的成长速度。

    在这一加速过程中,目前Quest Store内容收入已经超10亿美元,其中8款游戏营收超2000万美元,内容收入已经获得显而易见的增长,尤其是优质游戏产品带来了更丰富的用户体验,形成了硬件与内容商业模式的高速发展。

    期待罗永浩的AR事业还为时尚早,有趣的是,罗永浩和罗子雄殊途同归都在等待元宇宙的奇点。或许,他们终将在2025年再次相遇。

    关键词: 这个问题 硬件设备

    四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