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浪微博连投5轮!图森未来被迫切割中国市场?投融资市场或迎来剧变

    时间:2022-03-19 15:29:15       来源:腾讯网

    作者 | 潘磊

    编辑 | 子钺

    头图 | 图森未来官网

    “自动驾驶第一股”图森未来,可能被迫在中美市场“二选一”。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图森未来正在通过出售中国业务的形式,换取美国政府在“安全问题”方面放行,并由此专注于美国市场。

    这桩交易作价10亿美元,潜在接盘方包括博裕资本等投资机构。

    图森未来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创业邦,有关10亿美元出售中国业务属于假消息,“目前PR部门正在准备就此发布公开声明”。

    博裕资本位于北京的办公室没有回应有关“收购图森未来中国业务”的传言。

    公开资料显示,在传出中国业务被收购之前,图森未来的确遭遇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CFIUS) 的持续调查。

    行业人士认为,图森未来的遭遇表明,初创企业即将面临的一个新课题在于,是否成为“美国原生企业”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

    图森未来的中国样板

    根据创业邦睿兽分析提供的融资轨迹显示,从A轮到最终实现IPO,图森未来一共获得了十轮融资,不完全统计情况下,IPO前的融资金额就超过了7亿美元。

    这是一个最早来自于中国,并在美国加州开发先进自动驾驶技术,同时接受包括美元基金在内的多轮投资,最后再赴美上市的完整发展故事。

    图森未来成立于2015年9月,最初的名字叫“图森互联”,从事的也不是自动驾驶业务,而是通过图像识别技术,为新浪微博这个最大的客户提供广告优化服务。

    公开资料显示,图森互联能够为用户浏览过的图片添加标注,从而帮助广告主更加精准地向特定人群投放广告。

    这家初创公司凭借这项技术能够获得多达2000万的年营收。

    但这种技术的应用场景依赖于类似于新浪微博这样的互联网大厂的资源支持,公司必须寻找新的方向,于是就瞄准了当时正在崛起的智能汽车行业。

    这也有赖于创业公司做大做强的那种常见组合——这家公司的两位核心创始人正好符合“商人+科学家”的成功样板——CEO陈默是一个“连续创业者”,先后做过游戏、广告等,而CTO侯晓迪本科毕业于上海交大,并在加州理工大学拿到博士学位,是计算机视觉专家。

    这个组合很快就拿到了自己的大客户——新浪微博的A轮融资,而且金额达到了5500万元人民币。

    睿兽分析提供的信息显示,从2016年4月的A轮再到2019年9月的D+轮融资,新浪微博基金都是关键参与者。

    在此期间,治平资本、英伟达、鼎晖投资、UPS(美国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司)、Mando Corporation(万都,韩国一家汽车零部件巨头)等先后投资图森未来。

    D+轮之后,大众汽车集团、Navistar(美国卡车品牌)、Goodyear Ventures(固特异创投)、Werner Enterprises(沃纳,美国一家物流运输公司)等也先后投资了Pre-E到F轮的IPO前的投资。

    无论是从投资者还是客户角度,图森未来最早从2019年开始,业务重心已经逐步倾斜到美国。

    当年完成D+轮融资时,图森未来的业务已经在美国开始加速商业化落地,并在美国服务多达18个客户,同时在凤凰城开始了自动驾驶试运营。

    同期在中国市场,图森未来也有一些“示范项目”,但多数都是与上海临港等城市主体进行“试点”,跟企业客户之间的合作并不多见。

    创业邦注意到,图森未来官网的“新闻”栏目,已经基本看不到其与中国客户合作的资料,总部也已经被标注为“圣地亚哥”。

    “出身论”或影响投融资市场

    事实上,图森未来挂牌纳斯达克上市不久,美国监管机构就开始关注这家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CFIUS最早在去年8月就开始调查图森未来。

    图森未来在提交给CFIUS的一份报告中称,公司高层没有任何一名中国公民。其中CTO侯晓迪是美国公民,CEO陈默是加拿大公民,另外一个拥有大约5.8%投票权的机构也由一名美国公民控制。

    今年2月中旬,CFIUS结束了对图森未来长达数月的调查,但条件是后者的自动驾驶技术需要接受美国政府的监督,同时与参加了多轮融资的新浪有关的两名董事将会离职。

    但有关这次10亿美元出售中国资产的传言表明,美国政府对于图森未来的高压监管并未放松。

    蔚来资本董事总经理管宇凡告诉创业邦,图森未来没什么中国业务。

    关于图森未来的遭遇会否影响“中国应用场景+美国技术和资本+赴美上市”的投融资发展模式,他认为这要看美国具体如何认定,“罗曼·阿布拉莫维奇拥有以色列国籍,但照样没有躲过去”。

    根据目前的情况,也许只有美国的原生公司才不会惹来麻烦,“特斯拉、苹果的生产基本上都在中国,一多半市场也在中国,为什么不制裁?”

    对于这类公司的出路,他认为当前的政治局势很难判断,但是国内需要给类似于自动驾驶、激光雷达这样的目前没有利润、甚至没有收入的初创高科技公司,提供一个上市和退出的渠道。

    招银国际证券资深人士白毅阳认为,事实上很多自动驾驶企业走的都是中美两条线并行发展。“相对而言,美国西部对自动驾驶数据和技术研发的环境比较宽松,同时用户场景简单,因此落地较快”。

    关于图森未来的遭遇对于中国自动驾驶投融资市场的影响,他认为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业务层面,中美市场二选一对于发展美国业务有影响,但目前自动驾驶还处于发展期,短期内中国市场蛋糕足够大;在投资层面,目前看来以后赴美上市会遭遇困难,相当于少了一个IPO渠道。目前来看港股市场对于硬科技并不感冒,未来的退出方式将会更加关注A股市场。

    公开信息显示,恒生科技指数已经从去年初的11000点,暴跌至目前的4300点左右,跌幅超过60%。

    他指出,对于自动驾驶初创企业来说,发展路径很可能是“本地数据-本地算法-本地上市”。

    商业战略咨询专家周掌柜认为,中美“科技脱钩”应该是已经发生并且会持续深化的一个必须面对的现实。

    对于科技企业来说,在中美市场“二选一”情有可原,也符合自身发展的战略需求。类似于图森未来这样放弃中国市场的情况,未来一些起家于中国、但成长为全球性科技企业复制这种策略的可能性也很大,“这方面我们应该宽容一些比较好,因为这也是保持中国科技与世界联络的重要方式”。

    对于投融资市场的影响,他认为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但这又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中美战略竞争的走向问题,初创企业是否需要也开始就规划好在中美两个市场运营,要看企业性质和技术性质,“有必要不必忌讳”。

    根据创业邦了解到的情况,一些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已经意识到数据安全面临的监管问题,所以一开始就选择不接受外资投资,以确保能够顺利登陆相应的资本市场。

    关键词: 新浪微博连投5轮图森未来被迫切割中国市场投融资市场

    四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