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估值超80亿美元!但Flexport为什么就不受业内人士待见?

    时间:2022-02-24 07:59:06       来源:腾讯网

    Flexport:供应链领域的后起之秀,可为什么就不受业内人士的待见?

    信德海事网 郭建平

    2月7日Flexport(飞协博)宣布获得由 Andreessen Horowitz 和 MSD Partners 领投,由 Shopify提供战略投资,现有合作伙伴 DST Global、Founders Fund、软银愿景基金 1 (SoftBank Vision Fund 1) 以及其他投资方包括 Kevin Kwok提供的 9.35亿美元的E轮投资。完成本轮投资后,Flexport的投后估值也超过了80亿美元。

    Flexport的创立者瑞安·彼得森(Ryan Petersen)将自己定位为航运业的救星,但业内竞争对手表示,这位41岁的亿万富翁和他的初创公司只是在作一场秀。

    图片来源:福布斯

    随着一艘开往旧金山的渡轮慢慢离开奥克兰港口,船上的Flexport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瑞安·彼得森转身看着一架高达370英尺的起重机将集装箱一个接一个地吊到一艘货船的甲板上。彼得森欣赏着一排排整齐的集装箱,这些规整的长方体有蓝色、铁红色,偶尔还有蓝绿色的,它们堆放在一艘驶往日本横滨的后巴拿马级货船上。

    “我希望我可以用HoloLens(微软公司开发的一种MR混合现实头戴式显示器)看看这里面有哪些集装箱是Flexport的”,他说,“我保证任何一艘停靠在西海岸的集装箱船上都有我们经手的集装箱。”

    这听起来像是虚张声势,但对41岁的彼得森来说,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虽然Flexport公司没有自己的火车、飞机或轮船。但作为数字货运代理领域增长最快的公司之一,这个刚成立8年的公司已经成为了全球美线NOVCC榜单中的第七位。几乎任何驶往亚洲的船只上都会至少有一两个装载着加州杏仁或汽车零部件集装箱,是使用Flexport的软件平台订到舱位的。

    图片来源:福布斯

    Flexport公司成立于2013年,刚开始该公司致力于自动化处理纸质报关表格。该公司得到了一些硅谷最著名的风投和科技大佬,包括Peter Thiel 联合创办的风险投资基金Founders Fund、Yuri Milner和Masayoshi Son的支持。目前,该公司的业务范围扩大很多,例如帮助乔治亚太平洋公司Georgia-Pacific、管道设备制造商格伯Gerber和扬声器制造商Sonos等客户解决货物从工厂到仓库再运输到商店途中的所有难题。Flexport的平台可以分析和优化客户的供应链,再利用自动化管理手段,往往能给出缩短货物交付时间的解决方案,从而为客户节省数百万美元的滞纳金。Flexport的集中跟踪和消息传递功能减少了收发大量封电子邮件的工作量,平均每周为客户节省了4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如果支付一定费用的话,Flexport也可以补偿客户的碳足迹。

    航运业是一块大蛋糕。据咨询公司Armstrong & Associates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物流支出达到9万亿美元,约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1%。以货运代理为主要组成部分的第三方物流总额接近1万亿美元。根据安联子公司Euler Hermes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贸易额增长了8.3%,需求处于创纪录高位水平。去年秋季,美国人在商品上的支出比2020年2月高出20%。

    但是运力的供应却跟不上。现在从中国运输到美国的货物比2019年要多花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到达,而一个集装箱的运输成本从疫情前的不到2000美元飙升至去年夏天的2万多美元(目前的价格约为1.5万美元)。以前从未关注过全球供应链的平民百姓现在也开始关注了。甲骨文公司对1,000名美国成年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87%的受访者表示,航运问题给他们带来了负面影响;一半的人表示,最近几个月里他们曾取消过订单。

    而对于Flexport来说,他们的业务正在蓬勃发展。该公司2021年的销售额达到33亿美元,高于2020年的13亿美元和前年的6.7亿美元。去年,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公司首次实现盈利,净利润达3700万美元。

    彼得森的成长历程

    跨太平洋运输成本在去年9月份一路飙升,每个40英尺集装箱甚至高达20500美元。虽然现在开始下降了,但是货物运输途中等待时间仍在继续增长。

    来源:Freightos

    因此,实力的投资者不断涌入也就不足为奇了。最近的是,加入Founders Fund的知名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今年1月,电子商务领域的佼佼者Shopify等公司为彼得森提供了9亿美元的资金,助力其估值达到80亿美元。据《福布斯》估计,彼得森持有的Flexport 9%的股份价值为6.5亿美元(扣除10%的私营公司标准折扣后)。再加上天使投资和部分拥有盈利的副业,他的资产已接近7.5亿美元,有望成为资产达10亿美元的亿万富翁。(如果福布斯根据Flexport在二级市场上的股价对彼得森所持股份进行估值,那么他的资产已经略高于11亿美元了。)

    但彼得森不希望成为那种乘着疫情的“东风”而一夜暴富的暴发户,而他更愿意被视为航运的“改革者”。Flexport致力于分析整理客户的数据,尽量将每个“珍贵”的集装箱装得更满(目前大多数只装了70%)。该公司试图将重量较轻、价值更高的产品,如Everlane的毛衣,通过空运运输至目的地,并在爱荷华州建立了一个私人铁路线,用来运送来自西海岸的货物,以避免芝加哥的拥堵。对于面临库存短缺的企业,该公司为卡车司机开发了一款应用程序,可以提前10天了解到哪里需要他们。

    彼得森拥有良好的公众形象。在疫情初期,他向中国武汉运送了数十万套个人防护装备。然后在病毒侵袭美国海岸时,他的团队向美国运输了大量的防护设备,预订专机运送数百万个口罩,同时号召公众捐款。去年3月,当长荣海运的船在苏伊士运河搁浅时,彼得森在社交媒体和采访中对这一情况进行了解释和分析,甚至还为孩子们出版了一本解释供应链的图画书。去年秋天,当美国一些大型港口面临严重拥堵时,彼得森出现在了加州长滩港,在推特上发布了他看到的情况,引发了巨大的反响。其中就包括州长Gavin Newsom发出了呼吁,并在一夜之间改变了政策,让集装箱在堆场里堆得更高一些。

    对于以低调著称的物流行业的内部人士来说,彼得森每次的采访和电视露面更多的表现得是他的机会主义,而不是其市场领导地位。一位直言不讳的批评者经常在LinkedIn上发帖称彼得森为“大兵瑞恩”。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资深高管表示:“Flexport在业内树敌颇多”。

    但没有人能质疑彼得森的功劳。“每次危机都需要一个英雄,而瑞安·彼得森就把自己定位为这种人,” 行业数据和新闻网站FreightWave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raig Fuller表示,“他能做很多高管做不到的事。这是公众想看到的。”

    彼得森表示,等到航运业恢复正常时,Flexport将重拳出击,因为他急切地想要让怀疑者们闭嘴。他表示:“如果我们能为Flexport解决问题,我们就能为更广阔的世界解决问题。我们是一家以科技为核心的公司,人们应该相信我们。”

    彼得森从小就在一个商业氛围浓厚的环境下长大。他的母亲是一名生物化学家,经营着一家帮助企业管理食品安全法规的企业。他的父亲是一名政府经济学家,使用上世纪70年代的电脑计算苏联国防开支的数据,并兼职经营一项编程业务。他的哥哥大卫建立并管理着一个早期的在线视频游戏社区。而瑞安更喜欢在西班牙留学,在萨尔瓦多做志愿者。

    彼得森于2002年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并获得经济学学位,会说三种语言(英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最初,彼得森尝试进行小额贷款的生意,但没有成功。于是他开始为大卫工作,从中国购买小饰品再转卖。在eBay上倒卖一集装箱的摩托车赚钱后,他们开始转向高档市场,销售摩托车及其零部件。2005年,为了获取第一手产品,彼得森来到中国,待了两年。也正是这段经历启发了兄弟俩的下一个事业——全球航运订单搜索引擎,这是他们在瑞安就读哥伦比亚商学院时与大卫的大学室友一起创建的。通过几年的创业和积累,ImportGenius.com至今仍能产生数百万的盈利。但两人还有更大的野心。2013年,当大卫被一家建筑行业的初创公司Y Combinator公司录取时,瑞安毅然决然地跟着他一起去了。

    Flexport的发展之路

    在过去的两年中,沙发从亚洲到美国西海岸的运费上涨了十倍以上;咖啡机和冰箱也是如此。消费者正在承受这一沉重的负担:下图中这八种普通家庭用品的价格较往年同期上涨了19%至51%不等。

    年轻彼得森给联合创始人保罗 格雷厄姆留下了深刻印象,格雷厄姆对全球贸易很感兴趣。多年来,彼得森一直在研究另一个想法,即“使用TurboTax软件处理海关文书”,但这一机制需要经历严格的背景调查才能将货物运过美国边境,以防出现走私的问题。2013年3月,Flexport终于获得了批准。那年10月,在一场2000人参加的活动中,他向格雷厄姆展示了自己的创业想法Flexport。彼得森在2014年成为了YC最后一批由格雷厄姆直接指导的创始人之一,并且他很快就脱颖而出了。

    凭借看似巨大的市场机会,以及对该领域的热情,Flexport迅速从一群知名公司那里筹集到了400万美元。Reddit联合创始人Alexis Ohanian当时是YC的合伙人,他与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上的Garry Tan一起投资。“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行业,但是可能不受产品制造商的欢迎,”Ohanian说,“在大学里,没有哪个21岁的学生会像他一样躺在床上睡不着觉,说:‘我要创立下一个Flexport。’”

    彼得森想实现硅谷式的高速增长。海关的利润率很高,但每笔交易产生的99美元的利润还不够。彼得森意识到,客户想要的是一个可以在线上便捷处理海关货运代理问题的软件。现有的公司仍然严重依赖于来回发送传真、pdf文件或“货运邮件转发”来沟通。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Flexport就将其基于云计算的软件整合在了一起。

    2015年,当彼得森得到了Thiel和Founders Fund领投的2000万美元的A轮投资时,Flexport已重新将自己定位为一家全新的数字货运代理公司。不久之后,航运业经历了一次周期性的全球危机。当时,全球第七大航运公司韩进海运宣布破产,因为价格暴跌导致一些船只被困在了在中国的港口。动荡对Flexport来说是件好事,因为它只需要提供一些可靠的解决方案就可以做盈利了。但这也是一个警示:与中国贸易的中断可能会摧毁Flexport的核心业务。

    因此,当Thiel公开宣布支持在总统竞选期间表示要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的关税的Donald Trump时,彼得森说错了话。在2016年6月的一次会议上,当被问及如果知道Thiel会支持一位对中国贸易持强硬态度的政客,他是否还会接受Thiel的钱时,彼得森脱口而出:“可能不会。主要是这取决于我们有多绝望。”但很快,他就给Thiel打电话解释了自己的言论,并且这一番解释奏效了。几个月后,Thiel再次加大投资力度。

    彼时,彼得森清楚地意识到,尽管Flexport发展迅速,但在物流市场上,仅凭借一个干劲十足的新秀是无法包揽所有业务的。风险投资公司Founders Fund的Trae Stephens表示:“这并不是一件你有或没有产品的事情。这是会被千刀万剐的。”

    随着Flexport的收入翻番,超过2亿美元,然后是4亿美元,彼得森继续在世界各地的港口设立办事处,从汉堡到深圳。他吸引了世界上最顶尖的风投公司软银集团(SoftBank)的目光。2019年1月,彼得森坐下来与软银创始人孙正义达成了一项交易;仅45分钟后,他带走了10亿美元的投资。

    彼得森说:“那一年,我们团队迅速扩张。”但在第二笔投资到账三天之后,获得软银百亿投资的WeWork宣布了中止上市。WeWork颇具传奇意义的联合创始人Adam Neumann在几周内就离职了。孙正义的100亿美元投资打了水漂。而对彼得森来说,形势变得严峻起来,他把包租的飞机停运了。在花掉软银第一笔5亿美元的资金后,他意识到自己需要改变方向,Flexport需要努力成为能赚钱的生意。

    但是有一些问题已经逐步显现了。Flexport通过积极的融资,迄今已筹集了超过20亿美元的投资,但这意味着彼得森个人的股权将被稀释。尽管彼得森没有共同创始人,但他目前只拥有公司9%的股份。2020年2月,由于Covid-19的肆虐导致中国多个行业停摆,进而对供应链产生影响时,彼得森开始慌了。他解雇了50名员工,约占Flexport员工总数的3%。但是这种削减没有带来什么好的效果,反而打击了员工的士气。彼得森称,这是他担任首席执行官以来犯得最大的错误。

    NOAH BERGER/AP

    在奥克兰港这样的主要交通枢纽,排成长队的集卡已经是司空见惯的景象了,每一分钟都很重要。Flexport表示其开发的应用程序可以将箱子从船运转到集卡的时间缩短40分钟。

    然而,随着疫情的蔓延,Flexport很快找到了目标。彼得森在2017年启动了他最引以为傲的项目Flexport.org,为非政府组织提供折扣货运服务,并帮助非营利组织运送捐赠的货物。此前,该公司从美国向武汉运送了35万个口罩。当病毒侵袭美国时,Flexport也向当地医院运送了大量的口罩。之后不久,一支在中国组建的由25名员工组成的团队开始全职为Flexport的救援工作采购个人防护用品。停运的包租飞机为了支援疫区再次启用了,这一次是为了做好事。

    去年10月,当彼得森与Strip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Patrick Collison共进晚餐时,Flexport和其市场已经与之前大不相同了。2021年,Flexport超出了自己的预期,收入翻了一番,居然还获得了可观的利润,这一点是公司没想到的。但由于这笔钱来源于客户支付的高昂运费,而且还面临着货物延误的问题,所以彼得森并没有为此庆祝。Collison询问他关于加州港口的堵塞与其在线支付体系的瓶颈有什么不同。彼得森意识到他对此并不了解,于是他决定飞到洛杉矶亲眼看看。

    在租船考察长滩港的第二天,彼得森在推特上分享了他的发现。他列出了一些快速解决的办法,包括把集装箱堆高一些,或者修建一个新的铁路货站。彼得森的这条推文被转发了1.5万余次,其中包括Coinbase的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g。长滩市长Robert Garcia将这份列表发给了他的工作人员;第二天,长滩就放宽了堆放集装箱的限制。彼得森也因此和包括Gavin Newsom在内的一些政策制定者通过电话进行了交流。同时,他还收到了AXIOS和HBO联合节目以及《60分钟》节目的邀请。对于Flexport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营销机会,尽管这并不是彼得森的本意。

    对于物流行业其他大多数人来说,这挺让人恼火的。“当瑞安·彼得森接受采访时,他总是把事情说的简单化。有时候他的表现显得有点无知。”Robert Khachatryan说道。2007年,Robert Khachatryan在洛杉矶创立了货运代理公司freight Right Global Logistics。同时,他也表示通过改变集装箱的堆放层数所能达到的效果是有限的。彼得森提出的一些更大胆的建议,比如建立一个政府资助的铁路货场,至今仍未被采纳。“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灵丹妙药。”

    关于彼得森的正面报道并没有抵消掉人们对于他的质疑。多年来,一直有批评人士认为Flexport并没有取得很出色的成就,没有在现如今大大小小的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Expeditors是一家拥有40年历史的上市货运代理公司,市值约190亿美元。批评人士表示,当你走进这两家公司的办公室,抹掉所有公司标识和品牌后,你会发现其实Flexport和Expeditors的运营模式看起来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如果放在六年前,他们基本上是对的。Ben Braverman是Flexport的长期高管,也是彼得森的好友。他说:“这就是在如此庞大而复杂的行业中,一家新公司面临的现实问题。”

    客户选择Flexport并不是因为彼得森重新发明了一种运输工具,而是因为它的一站式的软件使客户的货物运输变得更加便捷。以旧金山的鞋厂Rothy为例,该公司自2017年以来一直是Flexport的客户。Flexport负责该鞋厂旗下25种产品从中国的一家工厂运送到加州和肯塔基州的两个中心的运输组织,并抵消了所产生的碳足迹。Rothy的首席运营官Heather Skidmore Howard表示,正是因为在Flexport全程可视化软件的帮助下,营销人员和门店经理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新产品发货,这才是真正有价值的。她说:“在这充满挑战的一年里,我给我们双方的表现都打A+。”

    Flexport目前正在尝试一项新的免费增值服务,该服务将于今年推出,该服务为用户(无论其是否使用Flexport运输都可以使用)提供免费的可视化服务、碳跟踪和市场讯息服务。彼得森还计划推出一款产品,该产品可以识别出优先级高的商品——比如直接面向消费者不依赖中间商的品牌——并通过虚拟的“HOV通道”更快地运输这些商品。

    代表Andreessen Horowitz参与了Flexport最新一轮融资的投资者David George表示:“Flexport将是该领域下一代的赢家。他们有各种各样的新方法来赢得胜利。”彼得森对此表示赞同:“我认为我们的营销就像玩战舰游戏。你不可能用一根针就把战舰击沉。”

    当然,批评人士仍在表示质疑。全球第二大海运公司马士基的前首席技术和信息官Adam Banks表示:“可视化是一种意义不大的解决方案。” 按照他的说法,马士基和其同行们拥有集装箱,他们也想自己拥有数据,而不是把数据交给彼得森。其他人则质疑Flexport是否会在与同行的竞争中胜出。一个势头强劲的挑战者是总部位于芝加哥的project44,这是一家纯物流数据公司,今年1月得到了4.2亿美元的融资,目前估值26亿美元。其首席执行官Jett McCandless认为,许多人宁愿与project44合作,也不愿与Flexport这样傲慢的竞争对手合作。

    彼得森现在已经习惯被当成众矢之的了。“我被所在的行业认为是一个小丑,但我不介意,”他说,“我需要继续说服他们,让他们相信我疯了,这样他们就不会振作起来,和我们竞争。”

    资料来源:福布斯

    关键词: 估值超80亿美元但Flexport为什么就不受业内人士待见

    四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