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小鹏:造车不那么顺利,但这比互联网好玩

    时间:2021-12-20 18:11:45       来源:腾讯网

    年关将近,小鹏汽车的的糟心事,却越变越多。

    12月8日,一份阴阳合同,把小鹏送上了热搜。

    荔枝新闻爆料,有车主前往门店提车的时候,被告知需要“加价”。这一举动意味着,小鹏可能利用了国家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故意做低价格,而后引导客户签订阴阳合同。前去暗访在记者,从相关销售主管那里得知,“所有车子都是这样去弄的。”

    不过在这件事上,众多资深业内人员表示,大规模骗保这件事,风险太大,小鹏官方应该不会做,个别经销商为了冲销量,采取一些手段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对此,小鹏汽车也很快回应:管理失误,后续将履约。

    这件事的余温还没有完全褪下,小鹏预定车主们又联合起来发表了一份声明,指责小鹏P7 480车型已超过了约定交付的时间,却迟迟不见交付。未能按时配车的小鹏,出面解释这是因为“磷酸铁锂电池供给的极度紧张”。

    12月14日,小鹏又因在旗下数家门店安装摄像头,非法采集43万张人脸照片,被上海市徐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现,并处以10万元的罚款。尽管被罚的金额不大,但这件事的影响远远超过10万元。

    短短半个月,却接二连三的出事,小鹏被一浪一浪的舆论声冲到了大家的眼皮子底下。

    而就在刚刚过去的11月份,小鹏连续第二个月拿到了销量冠军,再加把劲,全年销冠也尽在掌握。

    可偏偏在股价创下新高,甚至一度达到3454亿时,传来接连不断的风波。本该开开心心准备过年的小鹏,变得十分不安生。

    不贪恋成功,享受出发

    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

    出生湖北黄石一般家庭的何小鹏,性格沉默寡言,但脑子里有许多赚钱的念头,在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读书的时候,他就靠着帮同学组装电脑,攒下不少家当。

    1999年盛夏,何小鹏大学毕业了。彼时,中国的互联网正犹如一片等待开采的巨大宝藏,计算机人才成了人人争抢的香饽饽,同学们也大都选择国企安身立命。

    何小鹏却三过其门而不入,直到行至“互联网先生”田朔宁创办的私企亚信门前,这才义无反顾的加入。

    亚信被外媒赞誉是“中国互联网的建筑师”,比之国企更苦,但也更富于挑战。前路未卜,何小鹏想要搏一搏。

    对田朔宁的仰慕不假,但嫌给的工资低也是真,所以2004年,何小鹏和梁捷一起出走创业,做了两个产品,一个是UC邮箱 ,一个是UC浏览器,后者就是当年爆红网络的“震惊体”发源地。

    顺带一提,当时从亚信走出来自己创业的,还有后来做出了Fox mail以及微信的张小龙。

    通过一些关系,何小鹏认识了当时联想投资副总裁俞永福。

    在俞永福为UC牵线联想失败后,他给雷军去了个电话,这俩人的交情,借用雷军对俞永福说过的一句话就是“你要创业的话,无论做什么项目,我都会支持你。”

    所以,对于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何小鹏的UC这件事,雷军只有一个要求,俞永福必须担任CEO。于是2007年,俞永福放弃联想的工作,加入了当时还在居民楼办公,只有十几个人的UC。

    后来,网易创始人丁磊,发现市场上竟冒出来一个还不错的邮箱竞品。深入一打听,是亚信出来的人做的,当时还没有正经的办公室,于是就约何小鹏他们出来喝酒,借给他们自己网易的办公室以及80万资金。

    要说何小鹏创立UC,也真是赶上一个好时候。

    UC浏览器诞生于塞班时代,那时全国都用的是2G网络,最受国人欢迎的手机还是资费便宜的黑白屏小灵通;而在他的前方,智能手机时代马上就要降临。

    对于UC的成功,何小鹏也在后来的采访中,谈到了“幸运”这个词,他说一个是蒙对了移动互联网这个赛道,一个是找到了俞永福这个对的人。

    何小鹏不是刻意谦虚的人。从外界的评论来看,相比于讨论产品的成功,更多注意的还是俞永福在收购、运营、整合上的成功。

    在何小鹏的创业故事中,打UC起头,到阿里再到小鹏汽车,俞永福都是未曾缺席的关键人物。

    几年过去,UC浏览器成长为一个拥有5亿用户的庞大个体,成了全球最大的手机第三方浏览器。

    UC的成功也被阿里看上了。阿里连续两轮大额投资后,拿到了UC66%的股份。2014年,马云出价40多亿美金打算收购UC。

    何小鹏后来坦言,这是他创业以来面对的最艰难的一次选择,是自己独立上市,还是跟谁上市,前前后后纠结了两个月。这种感觉就像是面对待嫁的女儿,既开心,又有说不出的恍然和惆怅。

    那段挣扎的时期,何小鹏很怕去见马云,因为担心自己会被说服,所以让俞永福打了头阵。

    后来他还是去见了马云几次,“他(马云)很懂人性,他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期望什么,他有很高的格局观,我觉得这些都是让我们很舒服的事情。”顺利拍板,这次收购也成了当时互联网圈最大的一笔并购事件。

    何小鹏随之进入阿里出任产品总裁,财务自由的他,带着全家消费升级,他也给自己买了一些上了年份的白酒,购置游艇……

    那时他的媒体发言更有意思,他说:生活充满了痛苦彷徨,7块钱的快餐只能偷偷吃。

    看起来,何小鹏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站上了人迹罕至的高峰,大概是会有这样的感觉的。

    2017年8月,在投资人兼好友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的“怂恿”下,身为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的何小鹏向时任阿里文娱CEO的俞永福递交了辞职信,他感谢了所有人,也祝福UC,然后说要“颠覆自己,享受出发”。

    而这个新的故事,是2014年与俞永福、YY创始人李学凌和猎豹移动CEO傅盛一起创办的小鹏汽车。

    面对前路未卜的二次创业,雷军曾劝他,造车和互联不一样,极其凶险“你还能坐经济舱吗?还能住得惯快捷酒店吗?”

    这个平时爱打游戏、看网文、说话直来直去的湖北男人没有被吓退,很刚气的回了一句“咋不能!”

    无论怎么做,都会有人批评

    雷军第二次做了何小鹏的天使投资人,并在后来多次为小鹏站台。后来,小米上市,何小鹏当天即买下小米一亿美元的股票,表达自己对这位创业路上的导师和贵人的感激。

    今年3月31日,何小鹏在庆祝小鹏汽车一个重要进展的当天,接受了记者采访“要不先聊点小米汽车吧?”记者开门见山问道,因为就在前一天,雷军刚刚宣布了小米要造车的消息。

    何小鹏回答“你可以讲小米汽车,我可以不答。”

    一直把自己叫“小兄弟”,自己也当大哥来看待的人,如今变成了竞争对手。这一天的凌晨4:35分,他发了一条朋友圈“人生很短,应多鼓起勇气,追求自己的精彩。我们要为勇敢者鼓掌,无论结果如何,当越来越多人这样之时,世界才会更灿烂。”

    他还是选择从一个正向积极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

    而创业路上的另一个问题,干啥都会被喷,却让他觉得十分无语。

    在近些年冒出来的新兴行业中,新能源汽车无疑是被喷的最惨的,提出计划、公布样车、新车量产、甚至上市,没有一样不会被喷。

    何小鹏回忆创办小鹏的这几年,一度无语到直接吐槽“2017年,当时很多人问你们是PPT造车吗?2018年,很多人问你们的车能够量产吗?2019年,又有人问你们的车能卖得出去吗?能卖到1万辆吗?”

    后来能打的小鹏P7出来了,他想着这下应该没人会喷了吧,结果大家开始吐槽“小鹏”这个名字真土……

    其实,最开始“小鹏汽车”叫做“橙子汽车”。实话说,比之现在的名字,原先的名字更土,更没有辨识度一点。毕竟以创始人名字命名的公司,古今内外,都有不少,比如福特、本田、丰田、爱马仕、Gucci、王麻子、王老吉、李宁……

    当时何小鹏、夏珩、何涛他们也觉得“橙子”这个名字不响亮,就准备了好几个商标、名称去注册,结果大家绞尽脑汁想出的不少好名字,都被别人抢先一步注册了,独独剩了个“小鹏汽车”。

    用不用这个名字,何小鹏一开始是“有顾虑的”,连人带钱一起投进去,就怕没帮上忙,反而添了乱。

    后来估计是没找到更好的名字,所以还是叫了“小鹏”。

    这样的糟心事多了以后,何小鹏也想明白了,无论做出什么样的成果,骂声都会存在,要想继续做下去,就得一门心思埋头干,有些话没必要往心里去。

    而对于“小鹏”这个名字可能影响了汽车销量这件事,这群直男似乎也没有办法理解。

    所以在车企们相互之间打哈哈的时候,小鹏在那场P7的发布会上,打破了车企不直接对比竞争对手产品的惯例。刚猛的小鹏直接把数据拉成表格,自己的、竞争对手的,性能如何,摆出来大家自己看嘛!

    这种直男的性格有时让人猝不及防,但也不全是坏处,比如直男很会做事,再比如直男对于机械审美的实力不容小觑,才让P7有了兼具未来感、科技感的炫酷造型,甚至可以媲美马斯克的特斯拉。

    创业苦吗?苦

    今年8月,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徐大全在朋友圈宣告,博世部分芯片零部件处于断供状态,并配图询问:“跳楼带不带领导”?

    看到这一条朋友圈,好几家车企老板的心态都崩了。向来刚硬的湖北汉子何小鹏也截图在微博上哭了出来“抽芯断供供更苦,举杯消愁愁更愁”。

    好巧不巧,也是在这个月,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宁德时代蹲守一周求电池的消息不胫而走。

    何小鹏随后不得不出面否认,这件事情子虚乌有。

    但在早些时候的财报会议上,何小鹏确实坦言小鹏在电池供应商遇到一些“挑战”。不过缺电池的并不止小鹏一家,同病相怜的大有人在,特斯拉也没逃过被电池卡脖子的困境。

    如果说因为芯片短缺和电池供应限制,使得交付量和交付时间都受到影响,是一个全球化的问题,那么“抄袭”和“维权”则是小鹏不得不自己消化的问题。

    2018年和2019年,小鹏分别被苹果公司和特斯拉,以涉嫌窃取商业机密为由,进行指控。指控的背景是这两家分别有离职工程师,窃取了机密资料,提供给小鹏使用。

    何小鹏对此的表态是,人才流动属于企业之间的正常行为。

    此外,小鹏还面临着客户维权的内忧。

    2020年7月,小鹏2019款的G3用户刚提车不久,2020新款G3就被爆出在续航、硬件等配置上均有提高,但补贴后的价格却更便宜了。新车到手就贬值,提了老款G3的车主直言“老客户不如狗”用户的不满溢于言表。

    何小鹏不得不下场道歉“对不起,让大家伤心了。”同时对这些车主提出了补偿措施。

    但后来,因为质量问题遭到车主维权的新闻时有发生,去年8月,广州一辆小鹏G3出现充电后自燃并爆炸的事,小鹏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数度经历业界和自身风波,除了直接面对问题、解决问题,何小鹏有意无意的还在做一件事,用坚定站队来表明小鹏汽车是一家做真正做“自动驾驶”的公司。

    首先,在自身定位上,何小鹏就不认可“车企”、“新能源汽车”的说法。他认为严格来讲应该是“智能电动车”,首先是智能,再是电动,最后才是汽车。拥有想象,面向未来。

    其次,就是旗帜鲜明的站队。当孙宇晨拍下巴菲特午餐时,他怒斥道“不知耻而行骗招摇过市”;但当“不造车”的华为宣布进入智能汽车赛道时,何小鹏则表达了支持,顺便讽刺了国内的一些“伪智能汽车”和“伪自动驾驶”。

    今年7月,距离在美国上市不到一年,小鹏汽车再次在港交所敲锣。曾经蔚来、理想、小鹏三家造车新势力中,最晚上市的小鹏,走到了前面,成为第一个在港交所上市的电动汽车股。

    从互联网行业顶尖的产品经理,到放弃安逸的生活,一个猛子扎进新能源这个拥挤又卷的不行的赛道,烧钱、亏损、交付、芯片、电池等等一大堆的问题各个棘手,真的不后悔么?

    何小鹏的回答是“造车不那么顺利,但这比互联网好玩多了。”

    人生中有无数次的机会面对选择,恰恰是其中最关键的一两个,能把人带到很远的地方。

    作者:李迎

    关键词: 何小鹏:造车不那么顺利 但这比互联网好玩 小鹏汽车 uc浏

    四场进球